音樂

首頁 > 百科 > 文化 > 音樂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2019-03-19 19:48:06

 昨日,紅星新聞文體頻道特別策劃推出“成都文化新力量”系列報道① 獨家揭秘成都原創動畫達人群體,這些90后為主的新鮮力量讓人刮目相看,尤其是他們夢想拍出奧斯卡最佳動畫的夢想引人點贊無數。

(紅星新聞此前報道:獨家揭秘·成都原創動畫達人群體:夢想拍出奧斯卡最佳動畫)

今日,紅星新聞文體頻道特別策劃推出“成都文化新力量”系列報道②90后成都小伙子用兩年半時間讓中國電子音樂漂洋過海。

世界在聽,他們從成都敲出的中國電子音樂……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音樂現場

PILLZ的辦公室在IFS的33樓,是成都最貴的寫字樓之一。

廠牌的創始人叫王瑞,身材不高,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一副乖乖仔的模樣,很難與大家印象中前衛、瘋狂的電子音樂劃上等號。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PILLZ創始人:王瑞

“搞電音的人不一定善于表達,我平時基本上不去夜店,不抽煙、不喝酒,喜歡看書、看電影、聽音樂、踢球、打游戲。”

電子音樂藝人在音樂方面有很強的個人審美,但現實里大多數都是內向的。

“一個人一臺電腦一個世界,我坐在電腦前,就能把整個世界編給你聽。”

王瑞笑著解釋。

可恰恰是這位94年出生的年輕人,一手創立的PILLZ廠牌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簽下14組藝人,創作190多首曲目。

在網絡平臺上的總播放量超過了5億次,并且參與制作了《奔跑吧兄弟》、《創造101》、《明日之子》、《熱血街舞團》、《這就是街舞》、《即刻電音》等綜藝節目的音樂,讓他們成為中國規模很大的獨立電子音樂廠牌。

如今更是并入國內知名的音樂集團少城時代,在PILLZ的基礎上成立后天音樂,依靠世界級的發行公司、廠牌,把中國的電子音樂推出去。

在接受紅星新聞專訪時,學過美聲、鋼琴,二胡過了十級的王瑞直言剛開始對電子音樂完全不了解,甚至是排斥的。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藥廠音樂現場

至于為什么叫“PILLZ”?

王瑞告訴記者,“中文名叫‘藥廠’,四川話里面,音樂的‘樂’和藥物的‘藥’是同音。我們希望用音樂治愈現代年輕人,所以取了這個名字。”

兩年半打造電音廠牌

還在美國操辦說唱演唱會

在中國的電子音樂場景里,大部分廠牌都只能算得上網絡廠牌,即Netlabel,離正規的獨立廠牌還有很遠的距離要走。

當然,西方國家的電子音樂場景與之大相徑庭,Netlabel只占極小部分,簽約藝人或者發布曲目均具完善化的流程。

成立于2016年12月的PILLZ,從來沒有想過走Netlabel,都是按照美國正規的獨立廠牌去運營。

更重要的是,PILLZ既是廠牌又是主辦方,為國內外樂迷發行高質量的電子音樂,以及承接眾多國際知名藝人的來華演出。

14組簽約藝人,包括兩位唱作人,12位制作人;

單曲庫大概有190多首曲目,在網絡平臺上的總播放量超過了5億次;

2018年參加的商演有110多場,自己主辦、策劃的活動有8-10場;

參與制作《奔跑吧兄弟》、《創造101》、《明日之子》、《熱血街舞團》、《這就是街舞》、《即刻電音》等綜藝節目的背景音樂……

這便是PILLZ廠牌在2018年所取得的成績,也讓他們成為中國規模頗大的獨立電子音樂廠牌。

“第一個音樂廠牌,是我們的核心內容;第二個是藝人經濟,主要是輸出藝人,讓他們在市場上得到認可;另一個是音樂制作和版權交易。”王瑞向記者介紹道。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藥廠旗下電音藝人

讓王瑞自豪的是,2018年初,在美國洛杉磯舉行了一場3500人的說唱演唱會,主角是中國一流的說唱歌手。

“現場80%是華人,也有外國歌迷,他們想了解中國的說唱。”

今年,王瑞與少城時代合作后,做了一次升級。

“謝帝、王以太、派克特,在美國也有很多人喜歡,我們在洛杉磯和紐約分別舉行演唱會。”美國普通的說唱或者電音演唱會,票價一般都是三、四十美元一張??蛇@次王瑞大膽嘗試將門票價格設置為88美元到288美元。

“288美元的票是最先賣光的,能夠受到這樣的歡迎,說實話挺驕傲的。”

二胡十級的王瑞

剛接觸電子音樂:“真的打腦殼得很”

PILLZ成立于2016年,王瑞才22歲,正在美國讀研究生。而他2012年剛到美國南加州大學讀大學時,對電子音樂完全不了解,甚至是排斥的。

“當時寢室同學放電子音樂,我覺得好吵好鬧,鼓怎么能敲成這樣子,真的是打腦殼得很。”

學過美聲、鋼琴,二胡過了十級,起初王瑞是對古典音樂有著濃厚的興趣。“2013年我的教授給我們說電子音樂跟說唱音樂可能會替代傳統的流行概念,成為新的流行音樂。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有意識的關注電子音樂。”

潛移默化中,王瑞慢慢發現電子音樂最大的魅力不僅僅是音樂性,而是它的參與性。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有點像廣場舞,能夠帶動人們去擺脫一些東西,放開平時生活放不開的,融入音樂里,情緒和壓力都能通過音樂釋放出來,這是特別好的一點。”

在他看來,不管是流行、獨立還是古典,最主要表達的還是音樂家本身的態度和精神。“電子音樂在表達自我內容的同時,也是很歡迎和接納的態度。就是,你來聽我的音樂,你怎么跳就是你的再創作,用肢體語言、表情、情緒進行再創作。不是像獨立音樂人一樣,我寫的就是這個,你和我恰好一個情緒才能聽明白。”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藥廠旗下電音藝人

可是從事這方面的工作,還是一個偶然的機會。

“2015年,我大三的時候,從美國邀請了一位聲樂教授,回到成都做了一堂大師課和一場古典音樂會,就在川音,沒想到門票全部賣完,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操盤做演出。”

在這之前,王瑞其實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

“但是從那一次我就堅定,這輩子要走這條路。因為你呈現一場完美的演出,大家都覺得很棒,那種成就感是金錢無法帶來的。”

回到學校后,大家也知道王瑞利用業余時間做演出。有一天一位荷蘭的同學跟他說,想把電子音樂節帶到成都來,“他們一個荷蘭人一個美國人,問我愿不愿意合作。我做了調查,發現中國音樂市場也需要電子音樂這一環,就決定要做這個(電子音樂)。”

家境甚好的王瑞

開公司最大的問題竟然是錢

在回成都前,為什么沒有選擇留在電子音樂環境更好的美國?

“美國市場已經太成熟,藝人資源都被成熟的公司掌握,且藝人都簽了協議,不經允許不能去演出。如果要演的話必須給兩倍、三倍的價錢,不劃算。”

更重要的是,作為土生土長的成都人,王瑞覺得成都的音樂氛圍非常好,尤其是大眾對娛樂行業的愛好以及這方面的天賦,讓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回成都做電子音樂。

王瑞的家境很好,在旁人看來,他自己開公司資金完全不用擔心。

萬萬沒想到的是,開公司做電子音樂,王瑞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錢”。“每個文化事業都需要財力投入,剛剛開始的時候,家里肯定有支持,但整個公司沒有投太多,一百萬以內。”

從小到大,王瑞從沒擔心過錢方面的問題,但家里也教育他不能亂花錢。

“怎么說,只能一分錢掰成兩半花。預算不夠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自己有審美,卻沒有能力花錢去完成。”

沒想過讓家里繼續資助?

“沒有,如果一直虧錢,也不是一個健康的發展。這樣可以逼一下自己,開源節流,給藝人多接演出或者合作。”

如果說王瑞剛開始的時候想法比較純粹,沒有長遠的想法,希望把手頭的事情做好,比如一場一場的巡演、一個一個藝人的簽約、一首一首歌的發行。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藥廠音樂現場

而在2017年的10月5日,則對于他而言是最有意義的一天。

“我們做電音診所,這個活動在東郊記憶。整個場地只能容納3000人,超乎我們想象的是后面擠進了4000人左右?;顒咏Y束看到工人在拆舞臺,覺得有4000人花了一個夜晚的時間來陪我完成這樣的一個事情,來陪PILLZ這個團隊完成這個事情我覺得特別感動、滿足。“

這樣感動的事情對我來說都很記憶深刻,我為什么現在還能保持熱情,就是因為我是個容易滿足的人,能讓粉絲聽到好音樂我就很滿足。

雖然家里在做生意,可王瑞坦言頭腦還是不太夠用,還需要多學習。

“我覺得作為一個文化團隊,最重要的是創新性。用年輕的創造力占領了市場先機之后,商業的東西會慢慢跟上來的。”

現在公司的職員包括他只有12人,清一色的90后。“可能是年輕人的緣故,點子、創意也很多。”也正是因為年輕,整個公司的氛圍很輕松。在接受記者采訪空隙,員工都親切的把王瑞叫“瑞哥”,他也沒有絲毫老板的架子。

電子音樂市場剛剛起步

王瑞要用中國風電子音樂闖世界

中國的電子音樂,大部分廠牌只是網絡廠牌。即便在電子音樂氛圍比較好的成都,也是如此。

“中國電子音樂的市場很多是愛好者組織起來,但沒有廠牌、音樂公司這種體系。”

對于這個市場,學音樂產業的王瑞有很清晰的認識。

王瑞和團隊之前做過調查,電子音樂比較核心的粉絲受眾是18-30歲階段的,大學生、年輕白領、自由職業者,比說唱的受眾年齡段要高一些。

在他的理解中,電子音樂聚集粉絲并不是很難的事情。

成都90后小伙:二胡10級卻讓中國風電子音樂飄洋過海

藥廠旗下電音藝人

“大家都明白流行歌手的模式,這是幾十年的潛移默化。電子音樂最大的問題是,如果我參與到電子音樂里,我該做什么?現在這些東西都開始慢慢普及,讓大家大概明白聽電子音樂要干什么,電子音樂是主動去提供,我的表現能直接影響到整個演出的成敗。”

接下來,在電子音樂的內容上,王瑞也會選擇中國風的電子音樂。

“我們會和國際大牌制作人合作,還會與國內大牌歌手合作。比如我們現在在做一個系列叫‘漢樂府’,便是當時的詩詞作為整張專輯的歌詞來源,再通過與古風歌手、中央音樂學院的民樂教授、流行歌手一起合作,把漢樂府的內容用電子音樂的方式呈現出來。”

在之前,PILLZ就做了一張中國風的專輯叫《武林》,以各種門派、武功招式來命名。

“這張專輯是免費的,播放量上千萬次。原來的中國風音樂受到了很多電子樂迷的詬病,覺得太簡單了,不過是拿鍵盤彈出來的。

我們就是想讓大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中國風電子音樂,你(大多數人)原來聽的并不是中國風音樂,是用中國音樂元素做的電子流行音樂。”


体彩20选5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