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首頁 > 百科 > 文化 > 歷史

民國海軍(民國海軍軍艦大全)

2019-10-30 12:42:18

民國海軍軍艦大全

民國海軍軍艦大全

炮艦 海興(永績)

http://hi.baidu.com/denglei19081984/blog/item/3c2ef21b90b3561c8718bf40.html

這里有詳細圖文資料
排水量(噸) 860
船長(尺) 205
船寬(尺) 29.6
吃水(尺) 11.5
馬力(匹) 1350
航速(節) 最高13節
火炮 艦艏裝備一門4吋抱,艦尾一門3吋抱,兩舷共裝47毫米抱四座,皆為 Armstrong 之產品;另有37毫米抱兩門及40毫米抱一門,兩挺7.9公厘機槍.

本艦原為國府海軍的抱艦"永績",上海江南制造局建造,1911年開工但因辛亥革命而造成進度延擱至1918年方才完工;造價49萬2千兩

"永績"艦在1938年十月廿一日被日機轟炸重傷(當時艦長:曾冠瀛)而擱淺於湖北新堤被日軍俘獲,於江南廠修復后在1940年五月廿二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做為旗艦兼做海軍官校練習艦用,改名為"海興". 武裝在整修后改為100公厘抱一門, 90公厘抱一門及小口徑槍抱9門.

"永績"於抗戰勝利后收回恢復原艦名使用,但在1949年四月廿三日第二艦隊叛變的長江突圍戰中再被共軍抱火擊毀. 后又被中共打撈起重用,命名"延安",后於1970年除役. "永績"艦的二度死而復生真是世界海軍史上少見的特例!

炮艦 海祥(永翔)
排水量(噸) 844
船長(尺) 205
船寬(尺) 29.5
吃水(尺) 10
馬力(匹) 1350
航速(節) 13.5
火炮 英制Armstrong 4吋50倍徑抱一門,艦尾3吋50倍徑抱一門,兩舷裝備47毫米抱共四座, 前望臺裝37毫米高抱兩門,后望臺裝40毫米抱一門,7.9毫米機槍兩挺;乘員軍官19人,士官兵120人. 無線電呼號為"XNG".
魚 雷
裝甲 有1寸裝甲
乘員(人) 乘員軍官19人,士官兵120人
管帶
海祥"艦原為國府海軍的抱艦"永翔",她是"中山"艦的姐妹艦. 由日本川崎神戶廠所建,1912年下水,1913年完工返國

"永翔"艦於1937年12月12日抗日戰爭爆發后自沉於青島阻塞航道(當時艦長:曹樹芝). 后來被日本打撈起在青島廠整修后,於1942年移交給汪偽海軍使用,改名"海祥",兼做海軍學校練習艦. 抗戰勝利由國府收回后恢復原名,繼續服役於中國海軍曾參加多次國共內戰的戰役,直到1959年方才除役.

驅逐艦 海綏(建康)

海綏"艦原為國府海軍的舊式魚雷驅逐艦"建康"艦
建康"艦於1937年9月25日守衛江陰阻塞戰線時被十余架日機攻擊命中八彈而炸 沉,陣亡九員, 艦長齊粹英以下負傷廿八員. 不過"建康"艦后為日人打撈起修復,先做為日軍之雜役船改名"翠"; 接著在1940年12月21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使用并重新命名為"海綏".

戰后國府接收敵偽艦艇同時收回本艦,但該艦后來的下落卻極少人知道. 現公開如下: 在1949年國工之間的徐蚌會戰(中共稱淮海戰役)后, 國府軍隊大舉撤退之時將本艦與另一艘"辰字" 魚雷艇開海底門沉於安徽裕溪口阻塞巢湖至長江的運河聯絡以阻絕共軍攻勢. 1950年7月24日中共長江打撈公司開始打撈本艦時泥沙已完全掩沒艦體,僅煙囪駕駛臺露於泥外;打撈人員以炸 藥 炸沙及炸船體的方式逐步拆解艦體至8月16日完成,除解除河道淤塞外并獲得銅鐵物資共41.3噸.
已屬於維新政府水巡部的"海靖"號,即原"湖鶚"號魚雷艇; 前景則為"海綏"號即原"建康"號驅逐艦,

"海靖"艦原為國府海軍的舊式魚雷驅逐艦"建康"艦. 為鄂督張之洞向日本神戶川崎造船訂造之魚雷快艇. "湖鵬",'湖鶚"於1907 年,"湖鷹","湖隼"於1908年完工;每艘造價38萬日元(合328,436兩).

本級艇為日本水雷艇"67號"改型設計, 艇身長132 遲,寬15.6遲,艙深9遲,吃水7.6遲,鋼質船身排水量96噸,兩座燃煤鍋爐推動一座往復式蒸汽主機產 生1,200匹馬力,航速23節. 乘員軍官5人,士官兵36人;裝備二門3磅(47公厘)抱,機槍三挺,三支 18吋魚雷發射 管(一水中固定,兩水上回轉).

1937年10月3日,日本飛機空襲炸沉了"湖鵬"與"湖鶚"兩艇,"湖鶚"后被日本人打撈起在江南造船廠整修后, 於1938年6月15日改名"翡",裝備一門40公厘抱,兩挺7.7公厘機槍做為日軍的雜役艇使用("湖鶚"艇上原來的火抱魚雷兵裝於中國軍棄船時已全部拆走,艇艏固定式的一具魚雷發射管雖因無法拆除而保留,但實際已無作用了).

本艇於1940年12月21日移交予維新政府(汪精衛政權之前身)水巡部使用,改名為"海靖";汪政權成立后納入其海軍并延用"海靖"艦名. 本艦戰后下落不明.

同春 民德 東海 海和

"同春", "民德", "東海", "海和"四艦是日本於1940年12月13日將駐守青島的原北支特別抱艇隊的艦只移交給汪偽的威海衛海軍基地部而來;這四艘艦艇都是原屬中國的船只,被日本俘虜使用后歸還給汪偽海軍的.

其中關於"同春"艦的來源有一說為國民黨政府戰時在青島港內自沉的"同安"號驅逐艦(與"建康"艦同級), 不過有人懷疑此說且目前并無更近一步資料證實. 該艦於1944年11月5日劉公島練兵營500員兵的叛變事件中與"勝利","東海","23號"等艦艇一同被奪駛往中 共區, 該艦后下落不明.

鄱 陽

"鄱陽"號測量艦是日本於1939年所建造; 艦身長150遲, 寬31遲, 吃水9.5遲, 標準排水量535噸; 燃煤往復式蒸汽主機, 最高航速10節. 乘員90人, 裝備二門25公厘機抱, 七挺機槍. 本艦戰后由國府海軍海道測量局接收, 改名"青天", 但后來可能改名"祁連".

另根據資料汪偽海軍有一艘560噸級, 名為"惠風"的測量艦, 為1944年2月獲得, 詳細狀況與戰后去處不明.

協力

協力"號艦是廣東要港司令部的旗艦, 諸元規格及來源不詳, 一說為戰前廣東海軍的"海周"艦 (舊法國掃雷艦, 1935年陳濟棠購入隸屬於廣東鹽務局為緝私艦, 1937年9月14日被日機擊沉於珠江虎門), 排水量1,609噸, 主抱4.7吋一門, 2磅抱二門.

1943年3月27日"協力"艦在廣東順德馬寧河曾因觸水雷爆 炸沉沒, 艦上的汪偽海軍中將薩福疇及其隨員七名被游擊隊俘虜槍決

江綏, 江靖

江靖"與 "江綏"是日本於1939年12月21日移交給維新政府的, 來源無確切資料, 可能是原中國海關緝私艦或長江航標布設船. "江綏"艦的排水量為60噸, "江靖"則為30噸. 兩艇戰后為國府海軍接收"江綏"成為"抱101"號抱艇, "江靖"成為"抱61"號抱艇.

江和, 江亞, 江威

這些"江"字號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其型式不一, 排水量如下: "江和"為80噸, "江亞"為50噸, "江威"為35噸. 其中"江和"艇是1944年9月成軍的, 艇長編階為上尉.

這三艘"江"字號抱艇在戰后全部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抱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對照如下: 抱1(原"江和"), 抱30(原"江亞"), 抱32(原"江威").

江平, 江榮, 江華, 江清, 江澄, 江寧, 江安, 江庚, 江通, , 江達, 江壽, 江康, 江裕, 江豐

"江平"級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排水量為17噸, 艇身長16.5公尺, 總共建造數量為十四艘, 主要服役於汪偽南京要港司令部與漢口海軍基地部, 做為江河巡防與協助日軍清鄉之用.

第一艘"江平"號於1940年4月9日下水, 第二艘"江榮"於1941年1月16日下水, 全部12艘於1941年底前完成. 這些"江"字號抱艇戰后有十艘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巡邏快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對照表如下: 巡12 (原"江平"), 巡18 (原"江榮"), 巡17 (原"江華"), 巡11(原"江清"), 巡70 (原"江澄"), 巡83 (原"江通"), 巡69 (原"江達"), 巡103 (原"江康"). 巡2 (原"江裕"), 巡16 (原"江豐"),

江一 ~ 江廿八

"江一"級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她們都以"江"字號加數字流水編號來命名; 本級艇排水量皆為10噸, 艇身長11公尺. 總共制造了廿八艘, 做為江河巡防與協助日軍清鄉之用. 第一艘"江一"號於1941年2月18日完成, 其它各艇約在1942年以前完成. 編配在南京要港司令部, 威海衛要港司令部與漢口海軍基地部.

這些"江"字號戰后全部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抱艇與巡邏快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如下: 巡3 (原"江2"), 巡19 (原"江3"), 巡4 (原"江4"), 巡21 (原"江6"), 巡22 (原"江7"), 巡25 (原"江8"), 巡105 (原"江9"), 巡106 (原"江10"), 巡23 (原"江12"), 巡101 (原"江13"), 巡71 (原"江14"), 巡72 (原"江15"), 巡108 (原"江17"), 巡107 (原"江18"), 巡24 (原"江20"), 巡73 (原"江21"), 巡74 (原"江22"),巡14 (原"江24"), 巡5 (原"江25"), 巡6 (原"江27"), 巡102 (原"江28"),

玉島, 江宣, 江揚, 江權, ?;?br />
"玉島"艦是日本人在1941年移交給廣東江防司令部的;本艦可能是被日軍俘獲的原廣東海軍抱艦. 在同一年的10月15日, 日本人又移交了"江宣","江揚","江權"三艇給廣東江防司令部,這三艘抱艇據研判也是日軍俘獲的原廣東海軍抱艇. 其中"江權"艇於1943年3月10日在廣東順德馬寧河觸雷沉沒.

"江宣艇排水量為50噸, 戰后由國府海軍接收, 改名"抱31", 屬廣東的第六抱艇隊.

另有一艘名為"?;?的軍艦亦隸屬於廣東江防司令部, 據資料其為排水量為300噸, 她先在廣東某船廠改建, 后於1943年5月在香港日本海軍第二工作部完成修復, 其他情況不明. 還有一艘"江紹"號抱艇排水量為60噸亦不明

國民黨海軍軍艦大全

國民黨海軍軍艦大全

炮艦 海興(永績)

http://hi.baidu.com/denglei19081984/blog/item/3c2ef21b90b3561c8718bf40.html

這里有詳細圖文資料
排水量(噸) 860
船長(尺) 205
船寬(尺) 29.6
吃水(尺) 11.5
馬力(匹) 1350
航速(節) 最高13節
火炮 艦艏裝備一門4吋抱,艦尾一門3吋抱,兩舷共裝47毫米抱四座,皆為 Armstrong 之產品;另有37毫米抱兩門及40毫米抱一門,兩挺7.9公厘機槍.

本艦原為國府海軍的抱艦"永績",上海江南制造局建造,1911年開工但因辛亥革命而造成進度延擱至1918年方才完工;造價49萬2千兩

"永績"艦在1938年十月廿一日被日機轟炸重傷(當時艦長:曾冠瀛)而擱淺於湖北新堤被日軍俘獲,於江南廠修復后在1940年五月廿二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做為旗艦兼做海軍官校練習艦用,改名為"海興". 武裝在整修后改為100公厘抱一門, 90公厘抱一門及小口徑槍抱9門.

"永績"於抗戰勝利后收回恢復原艦名使用,但在1949年四月廿三日第二艦隊叛變的長江突圍戰中再被共軍抱火擊毀. 后又被中共打撈起重用,命名"延安",后於1970年除役. "永績"艦的二度死而復生真是世界海軍史上少見的特例!

炮艦 海祥(永翔)
排水量(噸) 844
船長(尺) 205
船寬(尺) 29.5
吃水(尺) 10
馬力(匹) 1350
航速(節) 13.5
火炮 英制Armstrong 4吋50倍徑抱一門,艦尾3吋50倍徑抱一門,兩舷裝備47毫米抱共四座, 前望臺裝37毫米高抱兩門,后望臺裝40毫米抱一門,7.9毫米機槍兩挺;乘員軍官19人,士官兵120人. 無線電呼號為"XNG".
魚 雷
裝甲 有1寸裝甲
乘員(人) 乘員軍官19人,士官兵120人
管帶
海祥"艦原為國府海軍的抱艦"永翔",她是"中山"艦的姐妹艦. 由日本川崎神戶廠所建,1912年下水,1913年完工返國

"永翔"艦於1937年12月12日抗日戰爭爆發后自沉於青島阻塞航道(當時艦長:曹樹芝). 后來被日本打撈起在青島廠整修后,於1942年移交給汪偽海軍使用,改名"海祥",兼做海軍學校練習艦. 抗戰勝利由國府收回后恢復原名,繼續服役於中國海軍曾參加多次國共內戰的戰役,直到1959年方才除役.

驅逐艦 海綏(建康)

海綏"艦原為國府海軍的舊式魚雷驅逐艦"建康"艦
建康"艦於1937年9月25日守衛江陰阻塞戰線時被十余架日機攻擊命中八彈而炸 沉,陣亡九員, 艦長齊粹英以下負傷廿八員. 不過"建康"艦后為日人打撈起修復,先做為日軍之雜役船改名"翠"; 接著在1940年12月21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使用并重新命名為"海綏".

戰后國府接收敵偽艦艇同時收回本艦,但該艦后來的下落卻極少人知道. 現公開如下: 在1949年國工之間的徐蚌會戰(中共稱淮海戰役)后, 國府軍隊大舉撤退之時將本艦與另一艘"辰字" 魚雷艇開海底門沉於安徽裕溪口阻塞巢湖至長江的運河聯絡以阻絕共軍攻勢. 1950年7月24日中共長江打撈公司開始打撈本艦時泥沙已完全掩沒艦體,僅煙囪駕駛臺露於泥外;打撈人員以炸 藥 炸沙及炸船體的方式逐步拆解艦體至8月16日完成,除解除河道淤塞外并獲得銅鐵物資共41.3噸.
已屬於維新政府水巡部的"海靖"號,即原"湖鶚"號魚雷艇; 前景則為"海綏"號即原"建康"號驅逐艦,

"海靖"艦原為國府海軍的舊式魚雷驅逐艦"建康"艦. 為鄂督張之洞向日本神戶川崎造船訂造之魚雷快艇. "湖鵬",'湖鶚"於1907 年,"湖鷹","湖隼"於1908年完工;每艘造價38萬日元(合328,436兩).

本級艇為日本水雷艇"67號"改型設計, 艇身長132 遲,寬15.6遲,艙深9遲,吃水7.6遲,鋼質船身排水量96噸,兩座燃煤鍋爐推動一座往復式蒸汽主機產 生1,200匹馬力,航速23節. 乘員軍官5人,士官兵36人;裝備二門3磅(47公厘)抱,機槍三挺,三支 18吋魚雷發射 管(一水中固定,兩水上回轉).

1937年10月3日,日本飛機空襲炸沉了"湖鵬"與"湖鶚"兩艇,"湖鶚"后被日本人打撈起在江南造船廠整修后, 於1938年6月15日改名"翡",裝備一門40公厘抱,兩挺7.7公厘機槍做為日軍的雜役艇使用("湖鶚"艇上原來的火抱魚雷兵裝於中國軍棄船時已全部拆走,艇艏固定式的一具魚雷發射管雖因無法拆除而保留,但實際已無作用了).

本艇於1940年12月21日移交予維新政府(汪精衛政權之前身)水巡部使用,改名為"海靖";汪政權成立后納入其海軍并延用"海靖"艦名. 本艦戰后下落不明.

同春 民德 東海 海和

"同春", "民德", "東海", "海和"四艦是日本於1940年12月13日將駐守青島的原北支特別抱艇隊的艦只移交給汪偽的威海衛海軍基地部而來;這四艘艦艇都是原屬中國的船只,被日本俘虜使用后歸還給汪偽海軍的.

其中關於"同春"艦的來源有一說為國民黨政府戰時在青島港內自沉的"同安"號驅逐艦(與"建康"艦同級), 不過有人懷疑此說且目前并無更近一步資料證實. 該艦於1944年11月5日劉公島練兵營500員兵的叛變事件中與"勝利","東海","23號"等艦艇一同被奪駛往中 共區, 該艦后下落不明.

鄱 陽

"鄱陽"號測量艦是日本於1939年所建造; 艦身長150遲, 寬31遲, 吃水9.5遲, 標準排水量535噸; 燃煤往復式蒸汽主機, 最高航速10節. 乘員90人, 裝備二門25公厘機抱, 七挺機槍. 本艦戰后由國府海軍海道測量局接收, 改名"青天", 但后來可能改名"祁連".

另根據資料汪偽海軍有一艘560噸級, 名為"惠風"的測量艦, 為1944年2月獲得, 詳細狀況與戰后去處不明.

協力

協力"號艦是廣東要港司令部的旗艦, 諸元規格及來源不詳, 一說為戰前廣東海軍的"海周"艦 (舊法國掃雷艦, 1935年陳濟棠購入隸屬於廣東鹽務局為緝私艦, 1937年9月14日被日機擊沉於珠江虎門), 排水量1,609噸, 主抱4.7吋一門, 2磅抱二門.

1943年3月27日"協力"艦在廣東順德馬寧河曾因觸水雷爆 炸沉沒, 艦上的汪偽海軍中將薩福疇及其隨員七名被游擊隊俘虜槍決

江綏, 江靖

江靖"與 "江綏"是日本於1939年12月21日移交給維新政府的, 來源無確切資料, 可能是原中國海關緝私艦或長江航標布設船. "江綏"艦的排水量為60噸, "江靖"則為30噸. 兩艇戰后為國府海軍接收"江綏"成為"抱101"號抱艇, "江靖"成為"抱61"號抱艇.

江和, 江亞, 江威

這些"江"字號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其型式不一, 排水量如下: "江和"為80噸, "江亞"為50噸, "江威"為35噸. 其中"江和"艇是1944年9月成軍的, 艇長編階為上尉.

這三艘"江"字號抱艇在戰后全部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抱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對照如下: 抱1(原"江和"), 抱30(原"江亞"), 抱32(原"江威").

江平, 江榮, 江華, 江清, 江澄, 江寧, 江安, 江庚, 江通, , 江達, 江壽, 江康, 江裕, 江豐

"江平"級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排水量為17噸, 艇身長16.5公尺, 總共建造數量為十四艘, 主要服役於汪偽南京要港司令部與漢口海軍基地部, 做為江河巡防與協助日軍清鄉之用.

第一艘"江平"號於1940年4月9日下水, 第二艘"江榮"於1941年1月16日下水, 全部12艘於1941年底前完成. 這些"江"字號抱艇戰后有十艘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巡邏快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對照表如下: 巡12 (原"江平"), 巡18 (原"江榮"), 巡17 (原"江華"), 巡11(原"江清"), 巡70 (原"江澄"), 巡83 (原"江通"), 巡69 (原"江達"), 巡103 (原"江康"). 巡2 (原"江裕"), 巡16 (原"江豐"),

江一 ~ 江廿八

"江一"級抱艇是汪精衛政權海軍在日本人的協助下於江南造船廠所建造的河川用巡邏快艇, 她們都以"江"字號加數字流水編號來命名; 本級艇排水量皆為10噸, 艇身長11公尺. 總共制造了廿八艘, 做為江河巡防與協助日軍清鄉之用. 第一艘"江一"號於1941年2月18日完成, 其它各艇約在1942年以前完成. 編配在南京要港司令部, 威海衛要港司令部與漢口海軍基地部.

這些"江"字號戰后全部由國府海軍接收做為抱艇與巡邏快艇. 接收后的艇名與原艇名如下: 巡3 (原"江2"), 巡19 (原"江3"), 巡4 (原"江4"), 巡21 (原"江6"), 巡22 (原"江7"), 巡25 (原"江8"), 巡105 (原"江9"), 巡106 (原"江10"), 巡23 (原"江12"), 巡101 (原"江13"), 巡71 (原"江14"), 巡72 (原"江15"), 巡108 (原"江17"), 巡107 (原"江18"), 巡24 (原"江20"), 巡73 (原"江21"), 巡74 (原"江22"),巡14 (原"江24"), 巡5 (原"江25"), 巡6 (原"江27"), 巡102 (原"江28"),

玉島, 江宣, 江揚, 江權, ?;?br />
"玉島"艦是日本人在1941年移交給廣東江防司令部的;本艦可能是被日軍俘獲的原廣東海軍抱艦. 在同一年的10月15日, 日本人又移交了"江宣","江揚","江權"三艇給廣東江防司令部,這三艘抱艇據研判也是日軍俘獲的原廣東海軍抱艇. 其中"江權"艇於1943年3月10日在廣東順德馬寧河觸雷沉沒.

"江宣艇排水量為50噸, 戰后由國府海軍接收, 改名"抱31", 屬廣東的第六抱艇隊.

另有一艘名為"?;?的軍艦亦隸屬於廣東江防司令部, 據資料其為排水量為300噸, 她先在廣東某船廠改建, 后於1943年5月在香港日本海軍第二工作部完成修復, 其他情況不明. 還有一艘"江紹"號抱艇排水量為60噸亦不明

抗日戰爭國民黨海軍

抗日戰爭國民黨海軍

"抗日戰爭時期的海軍作用有限的很,基本沒發揮啥作用。"真是現在的無知者瞎說,抗日戰爭時期的海軍跟抗日戰爭中的中國空軍一樣為中國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其應用的貢獻。由于海軍跟空軍一樣不同于陸軍,是屬于技術專業比較強的軍種,在抗戰初期由于中國海軍無論是在軍艦數量噸位性能等方面同中國空軍差不多,在小蘿卜頭目前處于絕對的劣勢,幾乎沒有制海權,內河主河道的制河權也很快喪失,因此在戰爭前期中國海軍的命運同中國空軍一樣幾乎全軍覆沒,喪失了所有技術兵器。由于失去了軍艦,中國海軍尋找新戰場,部分海軍上岸加入陸軍繼續打擊小蘿卜頭,而另一部分海軍繼續留下來跟小蘿卜頭在江河上決斗,他們組織了無數支布雷小分隊,在長江及各大湖區布置水雷,不斷襲擊小蘿卜頭的航道,無數的各式各樣的水雷不斷炸沉小蘿卜頭軍艦及運輸船讓小蘿卜頭頭痛。著名的幾次長沙會戰,前幾次小蘿卜頭幾次攻不下來,除陸地上國軍指揮出色以及將士用命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長江以及洞庭湖上布滿了水雷,使小蘿卜頭占絕對優勢的海軍無法幫助其陸軍從水路側后包抄襲擊國軍,使國軍基本上無后顧之憂,而第四次長沙會戰小蘿卜頭一反過去的做法率先千方百計地排除洞庭湖上的水雷,最后才攻破長沙城。這就是中國海軍的貢獻,由于中國喪失了制海權,中國海軍沒有像中國空軍那樣幸運在抗戰中后期得到盟軍的援助得以復活及飛速成長,中國海軍直到抗戰勝利之后才得以恢復,以至于許多人認為中國海軍在抗日戰爭中毫無貢獻而言

默默無聞的中華民國海軍,悲壯的走向全軍覆沒

默默無聞的中華民國海軍,悲壯的走向全軍覆沒

在上個世紀的抗日戰爭中,無論是國民黨領導下的陸軍,還是空軍,都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一次又一次的大規模會戰、遠征、轟炸,中華民國的陸軍和空軍在付出巨大犧牲的同時給了日軍沉重打擊,他們也因此為后人們所銘記在心。但人們往往忽略了當時默默無聞的中華民國海軍,似乎這支規模很小的海軍在戰爭中基本沒起到什么作用,給人一種不爭氣的感覺。不過他們所表現出來的不畏強敵,為國獻身的精神,依然可歌可泣。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前,中華民國海軍共計有兵員兩萬五千人,軍艦66艘,基本都是老舊的小型軍艦,甚至有不少還是清朝時期的老古董,總噸位僅僅6萬噸!而同時期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共計有兵員13萬人,艦艇285艘,總噸位高達115萬噸!包括六艘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航空母艦!這些航空母艦每一艘的排水量都達到了7萬噸,可以說一艘日本航空母艦,就超過了整個中華民國海軍。而且日本海軍保持著良好的更新換代制度,在役的海軍多數都是建造不久的新式軍艦,訓練充足,戰斗力在全世界都是排的上號的!此外,當時的中華民國海軍,基本只能依靠對外采購來擴充力量,可以說是打一艘,少一艘,而日本卻有著自己建造全部類型軍艦的能力。因此,可以說中日兩國海軍的實力有著天壤之別!

但是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了,中華民國海軍能做的就是和強大的敵人血拼到底。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中日兩國在上海地區投入了上百萬軍隊進行殊死搏斗!由于上海地處沿海,極容易受到日本海軍的威脅,為了防止日本海軍沿長江入??陂L驅直入威脅中國軍隊側翼,中華民國海軍奉命在長江口堵截日軍艦隊??墒敲鎸姶蟮娜毡竞\?,正面的硬碰硬是絕對無法成功的,那怎樣才能達到阻止日本海軍沿江而上的目的呢?自沉!當中華民國海軍第一艦隊第二艦隊奉命集合在江陰附近江面時,全體海軍全體官兵皆懷高亢斗志,誓與日寇決一死戰!要知道這可是甲午海戰之后海軍的第一次對外大型動員。但滿懷熱血的海軍將士們做夢也無法想到,他們將執行的命令是中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一國海軍軍艦集體自沉!截止到1937年9月25日,在江陰附近江面一共自沉軍艦與商輪43艘,合計噸位63800余噸!剩下的幾艘軍艦則在隨后的江陰海戰中受到日本??哲姷穆摵洗驌?,損失殆盡!
到此時,抗日戰爭才進行了不到半年,中華民國海軍即宣告全軍覆沒。雖然當時的中國非常弱小,但堂堂中華的海軍竟然淪落到用這種方式來保衛自己的國土,何其悲壯!

民國海軍抗日軍艦

民國海軍抗日軍艦

七·七事變時,中國海軍共計有66艘軍艦,總排水量6.8萬噸;而日本海軍的總排水量達120萬余噸,在數量上中國海軍只相當于日本海軍的5%。在質量上,中國海軍僅擁有輕巡洋艦以下的各種堅挺,而且新舊不一,武器裝備落后,日本海軍不僅種類全,擁有包括戰列艦和航空母艦在內的各型艦艇,而且還有大量新型艦艇在造。[1]更為重要的事,日本海軍還編有龐大的航空兵部隊和陸戰隊,其將領具有豐富的海戰經驗,各級官佐與士兵也訓練有素。
中國海軍根據這種實力對比進行了抗戰準備。第一,修訂了對日作戰方案,放棄了“9·18”事變后提出的與日本海軍爭奪中國近海制海權的戰略方針,提出中國海軍抗日作戰的任務是“使敵艦不致深入腹地,隨意登陸”。為此,必須加強“水中防御”。第二,加強海軍武器裝備和防衛設施建設。中國海軍在經費困難的情況下,采取多種措施,購買、建造和改造了一批堅挺。后來在江陰阻塞戰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平?!碧栄惭笈灳驮谶@時編入海軍。另外擴大水雷生產,并加緊整頓江海芳要塞。第三,加緊海軍實戰訓練和演習。[2]這些措施有效的提高了海軍的戰斗力,使中國海軍在抗戰初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中國海軍的抗戰以長江流域為主戰場,根據海軍的任務和采用的戰術不同,抗戰可以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淞滬會戰和南京保衛戰,第二階段是武漢會戰,第三階段大體上相當于整個抗戰的相持階段,即武漢、廣州陷落至1945年,第四階段是受降階段。
第一階段,中國海軍主要采用沉船阻塞、水雷封鎖等戰術。阻止日艦侵入內河,保衛中國陸軍的側后翼。在江陰地區,中國海軍水面艦隊主力掩護阻塞線,遭到日海軍航空兵襲擊,損失慘重。
戰爭爆發后,中國海軍即按照戰前方案退入內河。在長江地區,中國海軍在江陰構筑阻塞線,并派艦毀除江陰下游的航路標志。在淞滬地區,黃浦江內建成三道阻塞線,另外海軍部調集力量制造水雷,封鎖淞滬地區的眾多港汊,防止日軍快艇侵入。海軍淞滬地區還進行了多次特務作戰。8月16日,中國魚雷快艇攻擊日本海軍旗艦“出云”號,雖然沒有命中,但對日軍震動極大。18日日軍大本營軍令部電令,“中國海軍用魚雷發射等行為,充滿敵意,希速考慮擊滅上海方向敵人之海軍為要?!背酥?,中國海軍還多次派特務兵攜帶水雷出擊,炸毀浦東日軍用于登陸的三井碼頭和海軍碼頭,但對日軍“出云”和“安宅”兩艦的出擊均告失敗。[3]上海放棄后,海軍用水雷將蘇州河一帶橋梁炸毀,遲滯日軍的攻擊。
中國海軍以艦隊主力掩護江陰阻塞線的構筑工作,日軍認為:“戰爭開始后中國將海軍主力置于江陰要塞的掩護下,不僅阻礙南京方面的空中作戰,且以有力之巡洋艦‘平?!?、‘寧?!炌{日軍沿長江下游的大艦艇。因此第3艦隊司令部認為無論是出自空中作戰或是封鎖作戰,均須將其擊滅?!?月22日起,日軍便以大編隊機群連續數日攻擊中國艦隊。連續激戰后,中國海軍主力艦相繼沉沒或喪失戰斗力,“喪失了作為海軍兵力的機能”。[4]中國海軍雖然也擊落數架日機,但日軍僅以數架飛機的代價殲滅了中國海軍的主力,無疑是一個重大的勝利,助長了其侵略氣焰。
在主力艦相繼被炸沉后,中國海軍不得不改變保衛江陰阻塞線的策略,決定拆卸艦炮安裝于長江兩岸,加強建設江陰要塞,用來腰擊敵艦。江陰要塞曾一度擊退日海軍的進攻,但陸軍失利后導致要塞后路被日軍切斷,要塞部隊不得不毀炮撤退。
在這一階段,海軍除在江陰、上海進行了堵塞作戰外,在山東青島,江蘇連云港,浙江鎮海,福建福州、泉州,廣東廣州等海港也進行了沉船阻塞。據中華民國輪船商業同業公會調查,抗戰期間國民政府征用充沉塞封鎖線的船舶共計5297719噸。[5]
海軍抗戰的第二階段,海軍主要是布置水雷封鎖線和組織炮隊來封鎖江面,并且創造漂雷戰術并首次進行敵后布雷。中國海軍用大規模布雷來阻止日艦求得了較好的戰果,因為日本海軍雖然強大,但公認其掃雷能力很弱。[6]
南京失守后,中國海軍向長江中游集中,配備新的封鎖線。中國海軍沿長江由東向西布置馬當、湖口-九江、田家楨、葛店四條防御線,分別在水中布雷設置封鎖線,另外編組炮隊,設置要塞炮兵陣地,并毀除荻港至漢口的航路標志。海軍還在馬當再次沉船建成阻塞線。但陸軍的失利導致日軍的迂回戰術屢次奏效,海軍要塞炮隊不得不放棄陣地,甚至在湖口-九江陣地江面上尚未出現日艦的情況下,海軍炮隊被迫毀炮撤退。
在第二階段的作戰中,海軍布雷隊的作用越來越大。除了在長江以及鄱陽湖內進行布雷設立封鎖線外,更在輕墜水雷的基礎上設計出一種漂流水雷,在1938年9月首次在新洲、武穴一帶江面使用,擊沉日艦兩艘,并于同月出擊敵后,在貴池布置漂雷60具。[7]而在武漢會戰期間,中國海軍先后擊沉、擊傷日軍艦艇及運輸船只共50余艘,并擊落日機10余架。[8]而海軍這時所剩不多的水面艦艇也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湖口失陷后,海軍的魚雷快艇曾三次出擊襲擊日艦,“海寧”號炮艇防衛鄱陽湖被日機炸沉。這一時期,海軍主要將艦艇改裝成布雷艦艇以解決布雷船不足的問題,或派艦擔任軍事委員會的運輸任務,基本上沒有作戰任務。由于各艦缺乏防空武器,而且沒有空中掩護,在日機的攻擊下損失慘重。
海軍在抗戰進入第3階段后,海軍主要依靠江防要塞的炮兵和布雷隊防守荊江、川江、湘江以及洞庭湖地區,防止日海軍與陸軍配合做進一步侵犯,同時派出布雷隊深入敵后,擾亂日軍長江水上交通運輸。在1940年一年,日軍艦艇觸雷沉沒共計80艘。[9]海軍艦艇由于缺乏必要的防空配備,在日機的空襲下損失慘重,雖然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后中國海軍接受了美、英、法三國贈送的五艘江河炮艦,但總數只有14艘,而且缺乏武器裝備,主要在川江等處布防,無力向日軍出擊。[10]
對于中國海軍的防守,日軍一方面采用空襲的策略,擊沉擊傷部分中國艦艇,另一方面仍然采取迂回戰術,包抄中國軍隊后路,相繼占領城陵磯、岳陽和宜昌;而在湖南的幾次會戰中,日本海軍無法突破中國海軍的雷區。但到1944年,日軍的掃雷能力似乎有所增強,突破了雷區。
在中國其他沿海省份,海軍除初期的堵塞作戰外,還有其他活動,但階段性并不明顯。在山東的第三艦隊,艦艇自沉后,海軍陸戰隊留在山東參加游擊戰爭,其余官兵南下至長江流域,參與保衛武**川江。在浙江、福建、廣東三省,海軍的活動較多,分別向三省派出布雷隊和設立炮臺。但三省抗戰又各有不同的特點。在浙江,主要是布雷活動和炮隊防御;福建的海軍陸戰隊在守衛海島、
反登陸作戰、反擊戰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并且促使部分偽軍反正。[11]駐守廣東的中國海軍第四艦隊在抗戰初期出擊兩次,取得擊沉日驅逐艦一艘、擊毀炮壘四座的戰績,[12]而敵后游擊布雷也求得了一定的戰果。
除此之外,海軍還組織掃雷隊用于保障長江后方航道安全和掃除日軍在封鎖作戰中在沿海港口布下的水雷。另外,海軍陸戰隊主力在湘西等地承擔護路和剿匪工作。
抗戰結束后,海軍即開始受降,接收日偽海軍物資和海軍設施,接收金廈、臺澎等處的海軍基地。同時掃除長江以及沿海等處的水雷,掃清航道,以保證軍隊的水運安全和恢復正常航運。另外,接受美英贈艦,重建水面艦隊和南下南海諸島,收復西沙、南沙群島。海軍還在日本搗毀了日本紀念甲午戰爭中戰勝北洋艦隊的物品,并收回海軍失物,開會日軍投降堅挺,成為當時轟動一時的新聞。[13]
二 在抗戰中,由于中日海軍實力的對比過于懸殊,而同期陸軍雖然質量不如日軍,但畢竟擁有幾千萬可以補充兵員的青壯年農民,還可以憑借熟悉的地理環境和兵力優勢與日軍周旋。因此,國民政府放棄爭奪近海制海權的策略,而決定在大陸上實行持久戰。由于當時中國的首都、陪都和一些重要的城市都位于長江流域,而國民政府的戰略又是吸引日軍主力于華中地區,沿長江向西進攻,所以中國海軍的主要任務就是協助陸空軍沿長江布防,阻擊日本海軍。
在國民政府的歷史上,1926-1927年的內戰中,在反擊直系軍閥孫傳芳的進攻和西征討伐唐生智的戰役中,海軍在切斷敵軍南北聯系、充當先鋒促使敵軍崩潰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14]而且這幾次戰役證明了單憑陸軍幾乎無法阻止海軍沿長江的上溯作戰。在抗戰過程中,海軍部隊也證明了自己的阻擊是卓有成效的,因為每一處海軍防區的棄守大都是由于陸軍的潰敗或撤退而導致的,而不是海軍防區被日軍突破而導致戰線崩潰。林蓋,海軍還多次迫使日軍改變作戰計劃,放棄登陸作戰,而實行陸軍迂回或滲透,這就為中國陸軍創造了殲敵良機。例如在日軍名為“攻略九江作戰(V作戰)”的行動中,由于“疏浚航路作業極難進展,加之敵人空襲頻繁,迫使波田支隊放棄由江上進攻,于6月24日改在香口登陸,開始沿江由江南陸路向湖口進擊?!盵15]而在第一次長沙會戰中,日軍為繞開中國海軍雷區,不得不用小型舟艇攜帶少量補給分散登陸,雖然一時得逞,但因為力量分散,反而為中國軍隊分割殲滅。[16]
中國海軍的漂雷戰術和敵后布雷活動打擊了日軍的水路運輸,迫使日軍多次宣布在長江中停航或限航,即使通航也不敢保證航道安全。截至1943年7月,在長江方面的蕪湖至湖口、九江至漢口、漢口至岳陽三個地區,中國海軍布雷隊出擊93次,布放水雷1600具,炸沉日軍艦船156艘。[17]另外海軍在相持階段的幾次戰役中還加緊布雷,以此呼應陸軍的作戰。例如在1939年的冬季攻勢中,中國陸軍反攻馬當,海軍長江中游布雷隊主動出擊,策應陸軍的進攻和撤退。[18]而在其他地區的布雷活動也取得了較為顯著的效果。1943年廣東珠江布雷隊所布水雷炸沉偽海軍廣東要港司令部旗艦“協力”號,俘獲偽廣州要港中將司令薩福疇及其他7名為海軍官員,沉重打擊了日偽海軍。[19]海軍的布雷活動招致了日軍的瘋狂報復。日軍不僅反復掃蕩長江沿岸布雷隊基地,而且極其殘忍的對待被俘布雷隊人員。1940年,在長江中游執行任務的海軍布雷隊偵察員陳木生在湖口被俘,“該員臨危不屈,罵不絕口,慘遭活鋸,將尸首拋棄江中,亦烈亦哉?!盵20]
總體來說,抗戰期間海軍的作用主要體現為三個方面:
第一,抗戰初期的防御階段,海軍協助陸軍作戰,遲滯或阻止日海軍沿河流尤其是長江向內地長驅直入,挫敗其速戰速決的侵華戰略,并迫使日軍多次改變戰術,大量使用陸軍迂回,進而為中國陸軍利用地理優勢和兵力優勢殲敵創造了條件。海軍初期的抗戰雖然也不斷的敗退,但遲緩了日軍沿長江上溯的速度,掩護了京滬地區以及長江中下游廠礦企業、戰略物資西遷入川,為維持中國繼續作戰的經濟基礎做出了貢獻。
第二,在抗戰的相持階段,海軍在正面戰場繼續以水雷封鎖日本海軍,并固守各要塞炮臺,使日海軍無法充分發揮與路軍的配合作用,為保持正面戰場的穩定、挫敗日軍擴大侵略做出了一定的貢獻。而在敵后戰場,海軍在長江淪陷各段實施游擊布雷,襲擊日軍艦艇和運輸船只,不僅使日軍不能充分利用水路進行后勤保障,而且消滅了日軍一部分力量,同時還策應了正面戰場的作戰,成為敵后戰場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第三,中國海軍的抗戰打擊并牽制了一部分日本海軍力量,支持了太平洋和東南亞戰場,成為聯絡中日戰場、太平洋戰場、東南亞戰場的一條紐帶,雖然這條紐帶比較微弱。
雖然海軍的作用是重要并且是不可替代的,但海軍的活動也有著很大的局限。首先,海軍的活動嚴重受地理條件的限制,在北方湖泊河流稀少的地區,海軍的回旋空間就極為有限,山東的第三艦隊官兵集體南下即證明了這一點。其次,海軍的活動依靠陸軍的掩護而不能獨立發揮作用??箲鸪跗诤\姷慕酪啻斡捎陉戃姷氖Ю蝗哲姲舐泛蟛坏貌环艞?。海軍的布雷活動在很大程度上也依靠陸軍的掩護,1945年初的《海軍總司令部中心工作計劃》中指出對于已經失陷的荊河正流及洞庭湖之湘沅各江和閩河下游暫時無法執行布雷任務,如陸軍反攻得手,恢復原有陣地,則各布雷隊即進入原防,將各江重新布雷阻塞。[22]而在敵后布雷更需要陸軍掩護,不僅水雷的運輸由陸軍負責,而且布雷隊本身缺乏自衛力量,必須由陸軍的掩護才能在敵后生存和執行任務。海軍的這些弱點極大的影響了海軍的地位和作用。
四 在抗戰中,海軍無可置疑的發揮了重大的作用,但也不可否認的是,海軍的作用有著很大的局限性。這主要體現在海軍發揮的是一種有限的戰術輔助作用,而不具有戰略的性質??箲鸪跗诤\娭髁ι性诘臅r候,輔助作用中的協同作戰的性質還比較明顯;江陰血戰后,由于海軍水面艦艇主力損失殆盡,海軍協助陸軍作戰實際上是配屬于陸軍作戰。海軍對于戰爭的進程和走向不起決定性的作用,不僅如此,在各個戰役中也不起決定性的作用。武漢會戰期間日軍沿長江上溯作戰緩慢的原因除海軍的阻擊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空軍頻繁的空襲??箲鹣喑蛛A段湖南境內的幾次戰役,如第一次長沙會戰取勝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海軍所認為的是破壞了日軍的水路協同,[29]而主要是由于日軍的進攻只是戰術性的牽制作戰,并不是戰略進攻,第一次長沙會戰(日軍稱之為“贛湘會戰”)日軍的企圖只是在汨羅江沿岸、粵漢鐵路兩側的丘陵地帶打擊中國第九站區主力,并不想擴大占領區,[30]而且日軍路軍進攻和撤退的速度太快也不需要海軍的配合。
中國海軍在戰爭中的作用極大的影響了其地位—戰術性的輔助力量—不僅低于陸軍的主力地位,而且低于空軍的戰略性輔助力量的地位。雖然海軍將士英勇抗戰的氣節不輸于另外兩個軍種,但地位的高低并不是由氣節決定的。實際上,海軍在抗戰中所能發揮的作用和取得的地位是由地理環境、歷史上的影響、國民政府的政策和軍事技術的發展進步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抗戰期間,中國海岸線被日海軍嚴密封鎖,中國海軍很難獲得外援;而沿海的船廠、船塢失陷后,海軍也無法建設或修理艦船。這種情況也局限了海軍作用的發揮。

体彩20选5中奖